<tt id="uuyyu"></tt><noscript id="uuyyu"><noscript id="uuyyu"></noscript></noscript>
<li id="uuyyu"></li>
<menu id="uuyyu"><center id="uuyyu"></center></menu>
    • 舟山網微矩陣:
    •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
    • 舟山論壇APP 舟山論壇APP
    • 舟山網微信 舟山網微信
    • 舟山網官方微博 舟山網官方微博
    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>舟山網首頁>暢游舟山

    景區沙灘上的“守望者”

    2022年08月11日 16:38 來源:舟山日報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
      金色的沙灘,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耀眼的白光。 8月5日下午3時許,記者來到朱家尖南沙景區,此時室外溫度達到33℃,沙子已經十分燙腳。
      海灘上,為了抵擋強烈的紫外線,大部分游客戴著遮陽帽或撐著傘。正在海邊巡視的南沙景區救護隊隊長王亮卻赤著腳,只穿了一身紅色的短袖短褲。
      烈日下,王亮的臉龐和身上裸露的皮膚烏黑發亮,脖子上掛著哨子,不時用一聲聲尖銳緊促的哨聲,提醒海里沒有穿上救生衣的游客返回岸邊。由于長時間的海水浸泡,王亮的腳呈現出黑白兩種顏色,腳面被曬得黝黑,腳底被海水泡得發白。
      王亮和同事們平時的主要工作場所,是一座立在海邊的小小的瞭望臺。斜度接近90度的陡峻長梯,王亮爬得飛快,瞬間就登上了4米多高的臺頂。瞭望臺上,一頂小小的遮陽傘為4名救護隊員投下一小片陰涼,但大多數時間只能“直面”陽光。
      今年37歲的王亮是朱家尖本地人,自小水性就好,從19歲開始已經當了整整18年救生員?!懊刻鞆脑缟系酵砩?,一整天就在這邊盯著。中午最曬的時候,我們只能輪流到海里泡一下,解解暑。 ”王亮回憶道,自己剛做救生員的頭一年,幾乎換了一整層皮。
      在日復一日的太陽直射下,皮膚很快就起皮、開裂,整個過程又疼又癢,王亮第一次“脫皮”的時候,還發了幾天燒。王亮指著一個年輕同事穿著的防曬衣和防曬褲,笑著說,自己現在已經“身經百戰”,用不上這些裝備了。
      不遠處,一艘摩托艇正沿著岸邊來回巡邏。在王亮眼里,在海里比岸上還要辛苦不少,太陽的直射加上腳下海水的反射,在沒有任何遮擋的摩托艇上一呆就是兩三個小時?!坝袝r候下了小船,立馬感覺頭暈眼花,本來不暈船的都要暈了。 ”王亮說。
      說話間,救生員陳東牽著一個哇哇大哭的小男孩疾步走著。原來這個小男孩和母親走散了,陳東正幫忙尋找?!昂┥先巳好芗?,老人和小孩走失是常有的事,每天都會碰上幾起。 ”王亮也幫著一起尋找起來。
      在南沙景區,像王亮這樣的救生員共有35名。游客們游泳時突然抽筋了,需要救護;不會游泳的游客帶著救生圈被浪打遠了,需要救援;有孩子和家長走散了,需要救助。一天下來,面對著上萬人次游客的“守望者”們忙得團團轉。
      “兩三年前我們救過一個在游泳時突然發病的游客,拖上岸時呼吸心跳都很微弱了,我們又幫他排水,又給他做人工呼吸,總算把他救了回來。 ”回憶起那次救人行動,王亮用手抹了把臉上的汗,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      十幾分鐘后,那名走丟的小男孩在救生員們幫助下,順利和媽媽重逢。在沙灘走了近兩個小時,記者的衣服已被汗水打濕,手臂上的皮膚也微微有些發癢。
      下午5時許,當記者準備離開這片海灘,轉頭看到身后的幾座瞭望臺上,一個個曬得黝黑的救生員依舊面朝著大海,端坐在瞭望臺頂端。炎炎烈日下,滾燙沙灘上,這群“守望者”全神貫注地盯著游客的一舉一動,隨時準備奔向大海展開救援。
    原鏈接: 作者:    

    掌尚舟山客戶端

    此新聞可在《掌尚舟山》APP同步收看,掃碼下載隨時閱讀舟山新聞

    校花被带到仓库糟蹋
    <tt id="uuyyu"></tt><noscript id="uuyyu"><noscript id="uuyyu"></noscript></noscript>
    <li id="uuyyu"></li>
    <menu id="uuyyu"><center id="uuyyu"></center></menu>